小贷监管
您所在的位置是:金融办简介>>小贷监管  

加强监管合作 进一步推进金融改革开放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金融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如非常低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利率,结构性流动性稀缺,持续的高债务等问题以及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新科技快速发展带来金融变革等。全球金融体系将面临哪些黑天鹅事件的冲击?新兴市场主体以及中国将扮演何种角色,如何应对不确定性?

  在2017陆家嘴论坛题为“全球金融体系面临的不确定性与应对策略”的全体大会上,与会专家围绕上述问题,抒发己见,建言献策。

  全球化特质问题可能是

  全球金融市场的最大黑天鹅

  与会专家表示,当前世界经济金融面临的挑战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也很多。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及首席财务官莱斯利·马斯多普认为,现在全球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全球合作意愿的减少。他认为,数字安全以及技术领域所产生的风险给金融带来了影响,而且这一风险很大。

  多位专家表示,在美国,近期特朗普贸易政策、税收政策等政策实施风险在不断地加强,加剧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院长王江认为,美联储缩表的影响可能比较难以估计。在美联储提出缩表日程之前,市场上实际已存在比较大的顾虑,特别是担心一旦缩表之后对于资产价格带来比较大的影响,市场信心可能遭受较大冲击,有可能给股价带来负面的冲击,甚至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风险来自贸易政策。虽然现在特朗普的举措与其竞选时所作出的一些承诺已经有相当的差异,但是不能排除在其他的经济政策受阻的时候,他在这些方面会不会有一些意外的举措。

  谈及未来可能会出现哪些影响全球金融市场的黑天鹅事件,南非储备银行副行长丹尼尔·姆米内莱认为,除了要注意政治、政策性不确定、反全球化、多边贸易保护主义等因素影响外,还需要高度关注非理性繁荣,欧洲银行体系风险或者说是危机后续的影响仍然存在,新兴市场非金融公司债在不断增加。此外,他提及,保护主义的出现、美国收益率的不断上升会对新兴市场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最终影响经济增长、商品价格和市场的需求,造成市场的脆弱性。

  而在这些可能出现的黑天鹅事件中,2018年最需要关注的黑天鹅事件是什么?“很有可能来自于全球化特质问题,包括网络安全、一些地区的政治不确定性、全球恐怖主义等,这些都是单个国家和政府没有办法解决的。”莱斯利·马斯多普表示,黑天鹅事件将会更具有国际化或者全球化的特点。

  丹尼尔·姆米内莱也持同样观点,认为网络安全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因而必须要做好这方面的全球化管理和治理。

  加强监管合作共同应对风险

  面对金融市场发展可能存在的不确定性,新兴市场、中国该如何应对?丹尼尔·姆米内莱表示,现在金砖国家正在以成熟的方式加强合作、降低风险,央行在给政府结构性的改革方面引入更多私营资本以及基础设施建设。

  在莱斯利·马斯多普看来,必须要重新思考信息技术在现代金融系统当中发挥怎样的作用。对于监管者来说,针对不同的风险,加强合作,共同去界定、设想未来的社会将是怎么样以及明确在新的全球化风险当中,谁应该对风险加以掌控。

  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认为,这也给中国提供了新的机遇,中国从原来的跟随战略逐步转到在某些领域发挥主导战略的作用,今后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大。当前银行主要应做好支持实体经济、保持金融的稳定运行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但中国金融业改革步伐不应该停止。

  在中国—中东欧基金董事长姜建清看来,全球化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同样要靠进一步地推进全球化来解决,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能极大地推动全球经济、金融合作发展和改革。他表示,当前中东欧作为欧亚大陆经济带的主要组成,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16年其贸易总额达到了586亿美元,同比增长9.5%,逆市增长明显。中国对中东欧的直接投资去年超过了80亿美元。

  王江建议,通过改革应对风险。一方面,改革能增强韧性,使我们在碰到外来冲击的时候,能够尽量降低影响;另一方面,能增强自身结构的稳定性,提高抗风险的能力。

   金融监管平衡去杠杆、防风险

  和促发展是全球现象

  当前,中国的杠杆率较高。金融监管既要去杠杆,又要稳增长,同时还要保持金融稳定。如何实现这三个目标的相互兼容,是近来业界广泛关注的话题。

  在姜建清看来,这不仅是中国金融业面临的问题,也是全球共同面临的问题。他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全球金融业处于高速增长期,利润、资产都在高速增长,杠杆率也提高了很多。2008年之后,一方面,利润和资产总额下降,金融机构为了去杠杆,面临需要调整、重组自身资产负债表的问题;另一方面,金融机构还面临着紧监管,所以这是全球性现象。

  谈及如何把握协调节奏和步伐力度,姜建清同时指出,任何去杠杆的过程,一定都是痛苦的,去杠杆同时使经济平稳增长,这本身是一对矛盾。他认为,对监管部门来说,一边需要非常坚定地去杠杆,而在战术和操作层面需要稳健地来达到战略目的。在这个过程中同时平衡好各方面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近一段时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重拳出击,取得了明显成效。“人民银行去杠杆政策初见成效,M2增速已经降到10%以下。”牛锡明表示,未来监管趋严趋势不会改变,虽然特朗普想放松监管,但是世界上金融监管趋势还是越来越严格,中国监管也会是这样。

  如何去杠杆、防范风险?姜建清认为,主要有增加资本、重组资产负债表、调整资产结构、走轻资产道路几种办法。

  牛锡明表示,应支持实体经济,做好金融稳定工作,特别是当前要做好流动性风险管理,防范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